刚看了三集,伸出脚踝试水

友情向,双箭头也许

Bug都当成AU吧,没怎么补漫画呢


1


不是龙崎郁夫撑着段野龙哉,就是段野龙哉撑着龙崎郁夫。


他们总是这样走过来。


2


“别死。”


坐在安全屋的沙发上,龙崎郁夫大力握着段野龙哉的手腕,认真地对他说。


刑警掐青了黑道的若头子。腹部和膝盖的枪伤火辣辣地疼。


3


段野龙哉点点头。


实际上他更期待自己的搭档能有那么一天不用受...

自贺(ry


“为什么帮我?”


“那只是训练,没必要真的摔伤你——测试表明你的防御技巧很完美,除了伤口还没有复原之外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
“不,不是今天训练场绊的那一脚,我是说从一开始。”漂移翻了个身,“为什么从奴隶贩子手下救我?”


他直望向天花板,光学镜头睁得咯咯作响。飞翼的房间,躺在飞翼的充电床上,他等待着听到“帮助别人乃优先程序”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。此时此刻依然和他并肩平躺的红白机体没急着回答,能量场缓缓地扩散,加深,散发着沉吟的味道。


“牺牲自己去救一个敌我未明的陌生人,这样的行为属于骑士精神吗?”


“那个时候……我唯一确定的是,如果不救你,就违反它了。”...

[智取威虎山][9203]无稽六受

冻枪栓你走,你走

阿澌:

东北话场外指导:日日 他快笑傻了(手动再见)


内容如标题



无稽六受



(无稽六受:无聊,闲的)



少剑波出了门往东走,攒了几天的雪才落完,这会儿天儿半阴不阴,正冻人的时候。说是没太阳,又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光晃得人受不了。刚走到院子当间,几蓬雪从天而降似的噗噗砸在他头上肩上。


他顺着向上看,被晒眯了的眼睛嚯就睁开了。好家伙,俩人高的树上坐着个小猴子,内秃树杈子每忽悠一下,少剑波的心里就跟着忽悠一下。


“下来!”他急冲冲吼,“干...

漂移的嘴角轻轻扬起。拥抱和他之前所品尝的千千万万个一样,都来自飞翼的体温。他摸索着骑士背在背后的大剑,最终只是紧紧握住了剑刃,像每一次轮回的终结。

大剑没有和骑士并肩沉眠的机会,他也没有。

幻视症

*文不对题贯彻始终

*非漂移粉,如有冒犯,那就是真的冒犯了

*说的像会有漂移粉看一样😄


一点点


[并不是开端]


他看见红。他看见白。

无影灯开得太亮,几乎刺伤光镜底部的敏感元件。仍显模糊的视野之中忙碌着一双医生的手。

“嘿。” 本能察觉到救护车狠狠的一个瞪视, 他扯出笑容,声带疼得像吞了一杯玻璃茬。

医生扶他坐起来。在急救员收拾手术器械的同时剑客撑了一会儿额头。另一张病床前,放在桌子上的瓶瓶罐罐正无声地相互磕碰着,透明的内部,液体与瓶壁相撞。

焊在舱底的桌脚纹丝不动。

整艘船似乎在微微摇晃。

“你感觉好点吗?”

“从没这么好过。”他回答,同时滑下床去,在急救员的小声惊呼中成功撑着床边让自己不...

“你正是他保留下來的那一部分人性”

想到有趣的


例如逆行性失忆十五年的豪斯+威尔森,“男子失忆后不断夸妻子美”梗(。换到他俩应该是无尽的吐槽哈哈哈哈哈哈威尔森雄起


忘记自己瘸腿总需要别人提醒拿拐杖的豪斯
威尔森坦然地被年轻的豪斯观察推理,一边斗嘴一边买双人餐


“馅饼烂透了。”“那就别浪费我盘子里的食物。”“我不爱吃甘蓝菜。”“这可奇了怪了。十五年后你一直对它赞不绝口呢。”豪斯含着叉子瞪了他一眼,把甘蓝菜夹到威尔森盘子里。


下午茶时间威尔森抓到厨房里偷吃沙拉的豪斯,后者不熟练地跛远了垃圾桶,空气中飘散着厌恶、羞愧加上那么一点内疚感的沙拉味儿,最深的噩梦里最可爱那一版的豪斯。“说谎!甘蓝什么时间都烂透了!”“嗯。”

嗷。

“你将孤独终老”

未走过的路

译者为福华文一译者

我偏爱他的这种。。。感觉


未走过的路   

罗伯特?弗罗斯特

两条道路分离在金黄的树林

不能两全,这是多么遗憾

我这唯一的旅人     久久站定

将其中一条望至极远

看它蜿蜒在   灌木之间


我选了另外那条    同样美好

但更令我流连

它生满绿草     渴望有人探看

尽管从前行人来往

两条路其实一样衰残


那个早上它们双双静卧   在落叶之间

那些叶子 ...

1 / 28

© 没•吃•药 | Powered by LOFTER